雷神山医院最后一批病人:怕传染家人想多住几天院


托尔的个人情况介绍,图源:美国海军研究所官网

实话说,即使在看了许多美国疫情的乱象后,笔者还是被这番话吓了一大跳。

西方的老百姓此刻其实已经不指望政府拿出什么有效办法了,大家在做着不同的自我选择:或者惜命待在家里,或者无所谓,染上了拼低死亡率的运气。不像中国,出了大灾难,政府真的要担当,实质性领导抗灾,保护人民。老百姓对此也充满期待,政府做的稍有闪失,公众群起声讨,政府也非常在意,迅速就要做出调整。

或许在他看来,为了维护美国在亚太的霸权,而选择让官兵相互感染、实现“群体免疫”,是一种更高级的人道主义吧!新冠病毒不认国家、种族、政治,在全世界发起猛烈攻击,哪个国家抗疫做得好或者不好,一目了然。

不仅特朗普没有受到疫情大暴发的伤害,在美国的“震中”纽约州,州长科莫凭借着天天开记者会,不断上CNN与他的胞弟“公私兼顾”地聊天,扯当年父母最喜欢他们俩当中的谁,同样支持率大幅上升。这位州长的实际履职表现要说糟透了,因为他没有让纽约的疫情得到任何缓解,但他居然被很多人捧为“英雄”。舆论已经预测他将是下届民主党总统候选人的有力竞争者,甚至有人鼓励他这次就杀出去,取代在疫情中几乎被边缘化的拜登。

如果仔细观察美国官员们与公众的互动,很容易发现了“一个秘密”,那就是,疫情催生了美国社会的焦虑,大家会比平时更关注政治人物,尤其是总统、州长们的表现,这给那些官员创造了更多在舆论中聚焦的机会。他们此时要做的不是认真推动一个非常有效而且有现实执行可能的抗疫决策,而是要判断自己露面时什么样的表现最能对得上公众的期待,有利于赢得支持。

美国原油产量在2018年超过沙特,已经成为世界第一产油国。按照美国能源信息管理局(EIA)今年一月份的预测,2020年美国原油产量预计将增加106万桶/日,达到创纪录高位的1330万桶/日。

比如科莫州长可以说他从中国订购了1.7万台呼吸机,但是联邦政府与他竞争,削弱了他的计划。他通过指责联邦政府既推诿了自己当初没准备好现在也无力搞到呼吸机的责任,反而获得了很多纽约人以及全美受众的同情。联邦政府可以直接预测死亡人数或将达到10万到24万,把老百姓吓死了,然后特朗普总统再说,争取要把死亡人数压到10万以下,给了公众惊悸中的希望,这样一来,他的过错与责任瞬间蒸发掉了大部分,他反而成了很努力保护人民的好总统。

“我们不知道冲突何时会爆发,尤其是我们近日部署在西太平洋附近的军舰,他们对中美目前的紧张态势有重大意义。”

沙特和俄罗斯的“原油价格战”导致国际油价暴跌。特朗普此前表示要斡旋两国减产以制止油价继续下滑,而沙特和俄罗斯希望美国也一同减产。特朗普3日与美国各大石油企业代表会谈,并未提出减产的计划,之后他对记者表示,应该由市场决定油价。